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文化

來自南美秘魯的傳說,再現秘魯三百年歷史風貌

曾夢龍2020-02-14 13:53:43

傳說不是軼事,不是歷史,不是民間文學,不是風俗主義場景的組合,不是想象的產物也不是現實的產物。不是這一切,也是這一切,是一系列文章、故事、傳奇、風俗畫面、軼事和趣聞的幾乎無窮無盡的展覽?!靼嘌牢膶W史家迪亞斯-埃查里

《秘魯傳說》

內容簡介

《秘魯傳說》是秘魯作家里卡多·帕爾馬的代表作品,“傳說”是里卡多·帕爾馬創造的一種新的文學體裁,一種把歷史紀事、逸聞傳奇和風俗故事融為一體的秘魯式文學。書中講述的故事自印卡時期始,到共和國時期結束,通過豐富的想象、巧妙的藝術創作,將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凸現出來,再現三百年間秘魯的歷史風貌。

關于“傳說”的創作,它的出發點或借口,可以是一個歷史事件,一個則未被證實的傳聞,一則珍聞掌故,一件人物傳奇,一句諺語或俏皮話,一個成語……題材確定后,以這個事件或人物(或擬人化的東西)為核心,運用想象力進行藝術加工,結構情節,編織對話,描寫人物,形成完整故事。

作者簡介

里卡多·帕爾馬(Ricardo Palma,1833—1919),秘魯作家、學者,著有《秘魯傳說》《和聲——一個流亡者的書》《西番蓮》等。帕爾馬生活在秘魯的動蕩年代,曾參與過反抗殖民統治的戰斗,也曾在政府中擔任公職。 1883 年南美太平洋戰爭之后,受任秘魯國立圖書館館長,查詢搜集大量的秘魯圖書檔案,使毀于戰火的國立圖書館重獲新生,并從塵封已久的圖書、史籍和檔案中發掘出大量題材,運用豐富的藝術想象,創造了“傳說”這一文學體裁。

書籍摘錄

一吻殉節(1534)

獻給路易斯·本哈明·西斯內羅斯

奧德萊伊是美洲花果園里最美的花,是散發著天使氣息的芬芳的白百合。

她的心靈是一架風鳴琴,愛的情感撥動著它的琴弦,發出的聲音猶如云雀的哀啼。

奧德萊伊芳齡十五,面對她心愛人兒的英姿,是不會不怦然心動的。

十五歲還不戀愛是不可能的!到了這個年齡,愛情對于心靈,就像春日的陽光對于大地,催得人春情蕩漾。

她的雙唇像珊瑚一般鮮紅,像紫羅蘭一般馥郁,簡直就是細潤雛菊花上的一抹紅線。

天真和純潔這兩種淡淡的油彩潤紅了她的面頰,恰似落日余暉染紅我們崇山峻嶺上的白雪。

縷縷秀發散亂而嫵媚地披在潔白圓潤的肩上,宛若印卡人之父 在春天的早晨撒在空中的條條金線。她的聲音充滿戀情,像印卡人笛子的回聲一樣,令人回味無窮。

她的笑聲具有《雅歌》的全部魅力,又有午禱鐘聲的一切純潔。

她身材苗條,像我們山谷中的翠竹一樣亭亭玉立,如果有誰知道

她從什么地方走過,那不是根據她嬌小的雙足在沙地上刻下的腳印,而是憑著她的倩影留下的天使般純潔的幽香。

她整個身心洋溢著純潔氣息,放射著燦爛的光華?!行┡颖旧砭蛶в刑焓股砩夏欠N純潔和非凡的標志?;蛟S是上帝把她們造化成了天使的姐妹吧!

美洲在卡斯蒂利亞獅子的爪下呻吟。

它潔白的外衣已經染上了太陽子孫的血污。

征服者們!你們傳播基督教義,說它能帶來和平和自由,卻需要人的尸體,把救世的十字架豎在白骨堆上。但你們的事業受到上帝的詛咒,已像古希臘五城聯盟之塔一樣在上帝的震怒之下土崩瓦解。

自由的陽光理所當然地穿透了三百年的沉沉黑暗,胡寧和阿亞庫喬的名字已成為光芒耀眼的大字永駐人間。

祖國!這個字眼蘊含著多么神奇的力量??!她是給行人指引方向、使他們不會墜入深淵的明星,當橫掃一切的潘佩羅風2 勢不可當地猖狂肆虐時,她又是遮蔽和保護行人的樹商陸。

祖國!這個字眼概括了人類的歷史,概括了人類對一切美好事物、對母親、對我們夢想的女人和在我們痛苦時給予安慰的朋友的愛。

那是一五三四年四月的一個黃昏。

薄暮時的陽光向平原傾瀉著它那若明若暗的余暉。太陽正在摘去它的黃玉寶冠,即將到汪洋大海為它鋪就的浪花飛卷的臥榻上安睡。

此時此刻,天地萬物是一張七弦古琴,發出輕微的聲響。頑皮的微風吻著茉莉花輕輕吹拂,樹葉被火紅蜂鳥的翅膀震動得垂下頭,“圖爾皮亞爾鳥”在一株白楊的樹冠上唱著大概是悲傷的歌,落日猶如一堆篝火染紅了天際……黃昏將近的時分,一切都是那么美,一切都使創造物翹首望蒼天,贊美造物主。

在這樣的時刻談情說愛該是多么愜意!

親愛的女人的話語對男人的心有多么巨大的魔力呀!傾聽著遠處流淌的小溪發出的輕輕絮語,感覺著帶有檸檬花和燈芯草花散發出的馨香的微風掠過雙鬢,置身在這支大自然協奏曲中,從崇拜為偶像的美人的嘴唇、眸子和酥胸中呷飲從內心發出的愛,這才是享受天堂的幸?!@才是不枉此生!

托帕爾卡的雙手緊握著奧德萊伊的雙手。他的雙眼凝視著她的雙眼,因為他的心靈從她的眼睛中獲得了生命。他們情深意篤,真摯相愛,猶如開放在同一根莖上的兩朵鮮花,又似兩只天鵝雙雙習練著在晶瑩的湖面上蕩起漣漪。

在一株棕櫚的樹蔭下,奧德萊伊和托帕爾卡坐在田野獻出的松軟的嫩草座上,說著海誓山盟的話,整個大自然都在向他們微笑,向他們談著愛情。在他們目力所及的地方,祖國四季皆美的天空對他們有一種難以言表的詩情畫意。他們內心蕩漾著甜絲絲的感覺,好像一名小天使在他們頭上撲棱著閃著淡藍和鵝黃光澤的翅膀。

為了不致褻瀆愛情,還是不要把發自那兩顆純潔的、相愛著的心靈深處的話語原原本本地寫出來吧。

基多史學家貝拉斯科神父稱托帕爾卡為瓦爾帕·卡帕克,他是個二十歲的青年小伙,身材英武,儀表堂堂。他生于基多賽里部落,是阿塔瓦爾帕的弟弟。

阿塔瓦爾帕被殺害后,西班牙人給他系上作為帝王標志的纓穗,立為印卡王,但實際上不過是西班牙人實現自己野心的工具。

他統治帝國已有九個星期。

征服者心想:“他是個黃口孺子?!钡谕尥薜耐獗硐?,卻隱藏著大丈夫的心胸。托帕爾卡像美洲印第安人固有的性情那樣緘默不語,暗中籌劃著消滅壓迫者所需的手段。

幫助托帕爾卡實現爭取自由計劃的,是秘魯最驍勇的武士卡爾庫奇馬,還有阿塔瓦爾帕進行反對瓦斯卡爾的戰爭2 時最為足智多謀、久經沙場的將軍基斯基斯。

可是,唉!命運之神卻偏偏保護一小撮西班牙人,使他的種種努力慘遭失敗。

從那時起,認識到自己力量弱小的印第安人,便像最后一抹陽光一樣陰郁沉淪了,正因為如此,大部分印第安人寧愿帶著他們的偶像、他們的家財和他們的記憶隱居在山洞里。

但是,弱者從來不會被希望拋棄……誰知道,那個被壓迫的種族是不是從未來中看到了遠大前程呢?如果說詩人的歌聲足以表達一代人的痛苦,卻沒有什么能像一首“亞拉維”那樣向人表達如此豐富的感情。

“亞拉維”是充滿感傷情調的印第安人詩歌,是唱出來撕心裂肺的哀泣,又是對明天充滿信心的頌歌?!皝喞S”,這種如同在預言家的古琴伴奏下發出的深沉嘆息一樣,用全副深情伴著“克納笛”聲發自靈魂的抒情詩歌,兼上述三者而有之。

花園深處出現一位身著白色亞麻布長袍的長者,他那灰白的頭發垂在和善的臉上,他的目光停在那對戀人身上,流露出親切保護者的神態。

這位長者是卡蘭基斯的大祭司。

“親愛的祭司,請您過來!”年輕的印卡王招呼他,“像阿塔瓦爾帕系上紅‘廖圖’那天為他祝福那樣為我祝福吧。也為我愛的女子祝福,讓她做我的妻子吧!”

一對年輕人雙雙跪在大祭司面前,只見他皺曲的面頰上滾動著淚花。

“想要祝福嗎?那就祝福你們吧!……你們在同一顆星星的照耀下,孩子們,我為你們的愛情祝?!该\之神為你們綻開笑臉!可是不幸的君主啊,通巴拉的神啟示我向你預言,你將是你神圣家族的最后一個人了。你的王位坐不了幾個月了,你的王服會像阿塔瓦爾帕的一樣染上你自己的鮮血?!?/p>

長者走了,口中還不住嘆息:

“可憐你呀,太陽的兒子!可憐他們呀,你的百姓!”

當托帕爾卡從惶惑中恢復過來時,只見奧德萊伊正用深情的目光望著他。

“如果你愛我,我的小斑鳩,我會保將來平安無事的……命運之神必將為我們開出鋪滿鮮花的道路,在他剛剛使我們的祖國重現光輝的時候,你,我的愛神,一定會把你的嘴唇印在我的前額上說‘托帕爾卡,你又偉大又勇敢,我愛你?!遣皇??”

說完,托帕爾卡用雙手捂住了臉,因為猶如花草需要吐出露珠一樣,人也需要拋灑淚水。

哭聲就是露水,就是心中吐出的苦水。

當皮薩羅在加略島上用劍劃出一條線,說“愛功名的跟我來”時,十三個無畏的冒險家成了他的助手。堂加西亞·佩拉爾塔不屬于那伙人,但皮薩羅總見他在刀光最密、廝殺最兇的地方出現,因此這位征服統帥對他頗為信任和厚愛。

生就一副鋼筋鐵骨,長就一副鐵石心腸,軍人的激情理所當然像決堤的洪水一樣奔騰咆哮,勢不可當。這樣造就出來的人不懂得那套既甜蜜又詩意的感情,那是另一類人心目中人間幸福的史詩。

堂加西亞看見了奧德萊伊,并愛上了她。

應該說,一心要占有她。

說是要占有她,因為愛情不是對上帝創造的一切美好東西占而有之的欲望,而是把我們的身心同和我們一樣感到一種神秘若失的氣氛的另一個身心融合在一起。愛情是一團篝火,對它來說,每句話語,每個微笑,每次顧盼都如同投入火中的一塊干柴。

堂加西亞對奧德萊伊的感情,與我們上面試圖描繪的愛情風馬牛不相及。只不過是少女的美貌刺激了他的感官,使他發誓要占有那迷人的肉體。

本來就有些借口懷疑托帕爾卡舉事造反,堂加西亞憑著皮薩羅的信任,從那里討得一道命令,把他關進牢房。皮薩羅 這位秘魯史上的顯赫人物,多次為手下同伙的古怪念頭所左右,這次就這樣甘愿受了堂加西亞的擺布。

大祭司剛剛為奧德萊伊和年輕的印卡王締結姻緣祝福完畢,他們就要成為美滿夫妻……厄運就降臨了!

佩拉爾塔和六個士兵的身影出現在一座山頭。奧德萊伊一見他那咄咄逼人的得逞架勢,嚇得臉色煞白。

印卡王被猛地拉出情人的懷抱,戴上鐵鐐,由西班牙人押走。堂加西亞帶著嘲諷的微笑看著奧德萊伊,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一邊強拖著一邊說:“現在誰也救不了你了……愿意也好強迫也罷,反正你是我的了!”

牢房內一片昏暗,托帕爾卡斜倚在石凳上。他眼皮輕輕一垂,一顆露珠般晶瑩的淚滴欲垂又止,粘附在長長的睫毛上。

他是在做夢還是在沉思?

我們在夜不成寐時,總感到在朦朧之中專注地思考著什么,此時此刻他的精神就處于這種狀態。他的嘴唇微微翕動,似乎要說什么。他的腦海閃現出對阿塔瓦爾帕悲慘結局的回憶,但就在他陷入這陰郁念頭的時候,奧德萊伊的身影猶如驅散黑暗的明星出現在他的幻覺面前。

他熱戀的純潔花朵或許已被那外國佬厚顏無恥的愛撫玷污了!

而你,嬌嫩的奧德萊伊,天使般美麗的奧德萊伊,也感到淚水模糊了你瞳孔的光輝。

被從主人所在的巢中掏去的多情斑鳩是多么不幸!被從看著它長出的嫩莖上折去的纖弱含羞草又多么可憐!

牢門突然打開,急匆匆走進一個女子。

“奧德萊伊!”被囚人喊了一聲,一把將她抱在懷里。

“快避開……避開你的嘴唇,我的吻會要人的命……我盟誓在先,死也不能對不你……我就要死了……”“長著溫柔眼睛的小斑鳩,為什么說死呢?……跟我說說愛情吧,我渴望聽到你那比云雀歌聲還美妙和諧的聲音……你飄飄欲仙的衣服發出的幽香,比我們山中的花草還令人心醉……你芬芳的氣息吹得我感官焦躁,欲火中燒……”

“啊,我雄姿英發的國王啊,我的丈夫!我總算來到這里,在你的懷抱里咽下最后一口氣了……外國佬死死箍著我,憋得我有氣無力,差一點兒冤仇沒報就慘遭身亡……可我猛然想起,一只戒指上有通巴拉的印第安人涂武器用的毒藥……就把它涂在我的嘴唇上……我是你的,我對西班牙佬說,不過滿足你野蠻的欲望后,你得準許我到我君王的牢房去……那不要臉的家伙簽發一道命令,吩咐獄卒我進牢房時不得攔阻,接著就像餓虎撲食一樣撲到我身上……色迷心竅的混蛋!不是嗎?他以為我那火一般的熱吻是極度歡樂的表示……以為我咬他的嘴唇是我已被快感弄得如醉如癡……不折不扣的蠢貨!等到他離開我胸脯的時候……已經成了一具僵尸……”

“你說的這一切不可能是真的……你頭腦發昏了……”

“我不貞潔……你休了我吧……我已經不能屬于你了……為奴的就該死去。請原諒,托帕爾卡!”

“沒有你,山谷里的百合花,我渴望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你像你父親瓦伊納·卡帕克一樣品格超群,英勇無畏……要活下去,祖國需要你那青春的活力?!?/p>

“袓國!提到她我就勇氣倍增,但可能一切都將無濟于事!……記得卡蘭基斯的大祭司的預言嗎?多么快就應驗了呀!披枷戴鎖的奴隸,橫遭侮辱的丈夫,看我現在這個下場,說不定很快就會成為我的家族中第二個死在行刑臺上的人……我的寶貝兒,如果感到生命在熱戀的彌留之際離去不是更好嗎?……奧德萊伊,我的奧德萊伊……吻我一下吧!如果我在你的嘴唇上迎來死神,那樣死也是甜蜜的……既然你的心靈像最明凈的蒼穹一樣純潔,你的肉體被外國佬玷污又有什么關系?奧德萊伊……我崇拜你!……”

一對情侶的嘴唇以勃發的熱情緊緊貼在一起,愛情的云霧模糊了他們的視線,他們胸中的神經劇烈地跳動,牢房里陰森的回聲輕微地、費力地重復著這兩句話:

“我的丈夫!”

“奧德萊伊!我的奧德萊伊!”

* * *

兩小時后,獄卒向埃爾南多·德索托報告,說發現囚禁的國王和他的妻子已在牢中死去。

據說,一個征服者控告是卡爾庫奇馬毒死了托帕爾卡和堂加西亞,這員勇將聲稱自己無罪,但無人理會,最后被五馬分尸。

(1852 年)


題圖為電影《陸上行舟》劇照,來自:豆瓣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广西彩十一选五 福建22选5开奖规则 湖北省十一选五走势图预测 内蒙古快3开奖公告 如何玩转内蒙古11选五 秒秒彩是怎么开奖的 分分彩如何刷钱最稳定 好运彩3预测 竞彩足球胜平负玩法 360彩票双色球杀号定胆 群北京pk是最稳全天计划